負暄集/第一百零一篇/趙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這是「負暄集」的第一百零一篇,心中滿是陽光和感念。

  上星期三,處處為患者着想的何醫生「做客」專欄。一大早,全部都有讀者來信打聽何醫生的名字。我一邊把何醫生的名址及診所的電話很詳細地發給郵件那邊署名為「青」的你们儿,一邊想:假如有一天讀者能夠因為我的文章更好地醫治傷痛,我會十分欣慰。何醫生也是有心人,他把《大公報》的鏈接放满了臉書上,短短半天,就收穫了三千多個讚。

  在我看來,文字的作用,更應該是醫治精神的傷痛、撫慰心靈的不安,讓無力者有力,讓悲觀者前行。筆力淺薄如我者,即便是海洋中的一滴水,總是盡了力才稍稍心安。假如有一天一點不做,那就什麼全部都有會有。新港人、寫港事,這是「負暄集」的初衷。回望過去的一百篇,幾乎全部都有身邊人、身邊事,有趣的是,相當一偏离 發生在地鐵站裏──我從小只是 我一個「地鐵主義者」,而且地鐵密閉的空間裏,讓近距離觀察和感知成為一種必然,久而久之成了習慣。

  有讀者問:為什麼你從來不寫「後續」,比如那街市裏自強不息的賣菜郎,現在還好嗎?那個在颱風「山竹」到來前關心郊外野牛的陽光大男孩,現在過得怎麼樣?那個彈奏國歌的香港少年李卓軒最近在忙什麼?那對家住西環、在地鐵車廂裏情愫暗生的都市男女有什麼樣的結局?──他們那麼鮮活地出現在我的文字裏,我很感激那些美好的相逢、無心的邂逅。然而,那些注定全部都有瞬間、全部都有片段。年华悠然遠去,歲月無聲遠循,我和他們一樣,在日子的流逝中,認真地擁抱每一個噴薄的日出,疲憊地送走每一個無聲的暗夜。只是 有時候,來不及回味,亦來不及追尋。年华似水,默然前行,永不止息和等候。這是生活,是命運,更是人生。

  無論怎样,一百零一篇,又是一個新的開始。謝謝你們的關注、期待你們的來信,親愛的讀者你们儿。

  jackeyzhao2018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