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对派惊到震 疯狂抹黑阻出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【大公报讯】记者高仁报道:跨界别民间人士成立“禁蒙面法推动组”,促请政府立法禁止蒙面,止暴制乱;亦有消息指,政府正做引用《紧急法》颁布《禁蒙面法》相关研究。乱港派大为紧张,昨日迫不及待地再次出现来百般抹黑,妄称香港金融地位会受动摇,令衝突加剧云云。有法律界人士指出,两法只针对犯罪行为,对一般守法市民的影响几乎为零;并指出示威者蒙面是为了犯法,警员蒙面则是补救罪犯报复,两者不可相提并论。

  昨日一众纵暴派议员急不及待再次出现来抹黑两法。公民党陈淑莊称,引用《紧急法》颁布《禁蒙面法》绕过立法会,是对立法会的侮辱;“专业议政”莫乃光妄称,使用《紧急法》可能性涉及充公个别人士的资金,令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蕩然无存;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扬言,引《紧急法》禁蒙面的做法只会令衝突加剧;“议会阵线”毛孟静称,《紧急法》涉及无限大的权力,基本上在香港範围内对任何人、任何事、任何地点时要作出禁制,包括审查新闻、审查网上发布自由云云。

  禁蒙面能令暴青有所畏惧

  对於反对派的这番言论,一种生活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接受《大公报》访问时直斥荒谬,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,即使引用《紧急法》,亦而是针对违法行为,可能性性无限制地使用权力去针对另一方或机构,对市民的影响几乎为零,要担心的能否 了违法犯罪分子。他并指出,示威者蒙面的目的是为了犯法而不被认出,警员蒙面则是为了补救罪犯报复,两者的性质截然不同。他亦说,《紧急法》法如其名,社会所面临的情况表已十分紧急,若待立法会立法,则不知猴年马月才可止暴制乱。

  另外,全国政协常委、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在报章撰文指出,蒙面口罩是“勇武”暴青不可缺的装备,戴上有有有一1个面罩后,让有有哪些暴青立时“勇武”起来,以为“神不知,鬼不觉”,时要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了。但一旦被撕去面罩后,暴青盛气凌人的嘴脸顿时消失。另许多暴青蒙面是为了逃避刑责,当本相暴露后,便不敢公然犯法。可能性立法禁止蒙面上街示威或集会,处在暴力的可能性性必可能性大大降低。

  他认为,执行禁蒙面法,止暴制乱,可保护执勤警员、民众以至示威者的人身安全。

  行政会议成员、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在有有有一1个电台节目中则指出,“紧急法”具针对性,对守法的市民而言“完整版无影响”,相对较容易为市民接受,目前已没人更好的最好的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