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人们别具一格的“饯别”文化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我国自古也不一1个幅员辽阔的国家。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表下,亲朋好友一朝分离、天各一方,从此相会无期的情况表可谓比比皆是。在原先四种 环境下,朋友对离别也就产生了别样的情绪,逐渐衍生出关于“饯别”的文化。饯别与祖道风俗密不可分。饯别是指祭祀完路神后,亲友们就近为旅行者设宴送行,又被称为“祖饯”,有的则是在野外搭帷帐饯别,因而又被称为“祖帐”。

  古人饯别通常要饮酒,什儿 饮饯风俗最初成于西周,《诗经·邶风·泉水》“出宿于泲,饮饯于祢”就反映了周代的饯别习俗。汉代也不,饯别的活动很多。饯别之时,酒是不可缺少之物。南朝刘义庆《世说新语·文学》中就记载,东汉郑玄应诏前往袁绍帐下做官也不,亲朋好友前来送行,“饯之城东”,到场者三百余人,“皆离席奉觞,自旦及暮”,郑玄饮酒50余杯方才成行。魏晋朝也不,祖道什儿 媚神仪式逐渐削弱,饮酒饯别逐渐成为“祖道”的主要内容。曹植《送应氏》中写道:“亲昵并集送,置酒此河阳。”“中馈岂独薄,宾饮不尽觞。”晋人张华《祖道征西应诏诗》曰:“庶寮群后,饯饮洛湄。感离叹凄,慕德迟迟。”这都反映了古人饮酒相送的民间风俗。

饮酒相送

  六朝时期南方总出 了四种 “啼泣”的送别习俗,即六朝人饯别时一定要啼哭泣别,“数行泪下”,也不就会被认为是寡情的表现,甚至前会受到责难。[1]《艺文类聚》记载东晋时有客人临行也不与谢公辞别,不可能 这样与之“流涕”相别,被众人讥讽。

  古人多取舍在城外、河边、桥边、亭下作为饯别之所,也不还专门形成了或多或少具有送别意义的特殊词汇,如“南浦”“灞桥”“长亭”等等。

  “南浦”一词最早见于屈原《楚辞·九歌·河伯》“与子交手兮东行,送美人兮南浦”。河伯与恋人在南浦依依不舍的分别场景为后人所感动,使得“南浦”之别成为朋友送别尤其是水边码头送别的一1个意象。唐诗中多有描写,比如王维《齐州送祖二》暗含“送君南浦泪如丝,君向东州使我悲”之语,诗中所写的送别地点是在南浦。

明·沈周《京江送别图》(局部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)

  灞桥与霸桥相同,则是汉唐时期有名的送别之地。《三辅黄图》记载,“霸桥,在长安东,跨水作桥。汉人送客至此桥,折柳赠别”。元杂剧《汉宫秋》记载汉元帝就曾在灞桥边送别昭君前往匈奴和亲。到唐代,灞桥成为唐诗中总是总出 的送别场景。如李白《忆秦娥》:“秦楼月,年年柳色,灞陵伤别。”灞桥之别与年年柳色一样,都寄托着彼此的离愁别绪和深情厚谊。

  亭为宜设置于秦汉,与后世驿站相类似于,是行人提供饮食和休息的场所。“十里长亭,五里短亭”,亭有长亭和短亭之分,长亭送别成为中国送别文化中的特色,尤其是唐宋也不长亭送别更有哀婉伤痛之感。《太平御览·居处部》引《永嘉记》曰:“乐城县三京亭,此亭是祖送行人之所。”李白的《菩萨蛮》写道:“何处是归程?长亭更短亭!”宋代柳永《雨霖铃》词中写尽分离之苦。其云:

  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
柳永《雨霖铃》

  《西厢记》中崔莺莺在长亭送别张生,还都要说将长亭分别和相思之情表达地淋漓尽致。近人李叔同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”更是表明长亭送别在中国文化中的独特魅力。